00小说网 www.00xiaoshuo.net,最快更新旧日盗火者最新章节!

泽的这本巨大的书籍,白歌下意识就认为这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,甚至有可能这才是拉芙兰泽的本体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看来,自己的母亲白露二十年前将【旅者之誓】放到了亚历山大图书馆,而拉芙兰泽至少是五十年前就存在于此,两者之间应该没有什么密切的联系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是拉芙兰泽在封印这件深渊遗物?

    她到底是什么存在,能够压制深渊遗物的活性化?

    白歌大概领悟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拉芙兰泽,你这本书,是什么来头啊?”

    白歌直接了当地问道,他和拉芙兰泽老熟人了,没必要绕弯弯。

    “唔,这本书吗?这是白露那个女人留下来,说让我看着,有一天回来拿,不过这个骗子,我这不是白帮她看着了吗?”

    提到白露,拉芙兰泽就表现出气鼓鼓的模样,白白嫩嫩的小手重重地拍到了那本书上。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白歌头上的呆毛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这本书就是【旅者之誓】了?

    真的这么简单吗?

    “白露她有没有告诉过你这本书的名字?”

    白歌看向封面,那是他不懂的旧时代的文字。

    “她好像说过,叫什么旅途什么的来着,哎,完全记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拉芙兰泽转了转脑袋,看向白歌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对这本书感兴趣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那么感兴趣啦......”

    白歌顾左右而言他。

    他已经能肯定,这就是【旅者之誓】。

    “......我能看看吗?”

    白歌又问道。

    因为他记得,之前提到白露的死讯的时候,拉芙兰泽回头翻阅过这本书,得到了白露不可能因为天灾而死的结论,所以,这本书虽然被压抑了活性化,但本身还是可以用的?

    就是体积有点儿大,不方便携带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看吧,反正这东西也没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拉芙兰泽十分大方地挪开了身子,让白歌凑过来。

    他看到泛黄的纸张上,是旧时代泛西海的文字,与封面的书名类似,白歌随意翻阅了几页,并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本书有什么厉害之处吗?”

    既然拉芙兰泽没有拒绝,白歌干脆就多问几句。

    “这本书嘛,可是个很麻烦的家伙呢。”

    拉芙兰泽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。

    “很麻烦的家伙?”

    白歌不太明白拉芙兰泽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本书能够总是能够找到事物的漏洞,并将其书写在纸页上,不断干涉周围,比如让建筑物变得脆弱,在风暴中倾倒,比如让海水变得狂暴,涌动中掀翻船只,如果放置不管的话,肯定会引起更大的灾难。”

    拉芙兰泽简单说道。

    听起来好像和自己的能力有点像?

    白歌想到,不过,为什么这个深渊遗物要叫做【旅者之誓】呢?

    “我看你之前通过翻阅这本书知道了白露的状况,这也是能力之一吗?”

    白歌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,是我自己的能力啦。”

    拉芙兰泽没有更多解释,而是随意翻了两页书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要这本书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难道你就给我吗?”

    白歌下意识吐槽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可以哟。”

    拉芙兰泽点了点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白歌头上冒出了问号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那位白露女士交给你,让你好好照顾的吗?”

    “她已经不在了,我留着这东西完全是因为靠在上面比较舒服而已。”

    拉芙兰泽不甚在意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感觉到,这东西好像还挺中意你的,能够让这些玩意儿中意的家伙可不多,白露算一个,我觉得说不定你能用它做一些特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她伸了个懒腰,扯了扯睡帽。

    “而且,我有一种预感,可能之后我也没办法再看着这个家伙了,不如干脆送给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预感吗......”

    虽然拉芙兰泽看着是个幼女,但至少也是五十岁的合法幼女,她见得要比白歌多得去了。

    就连她都认为之后可能会有大变故,那白歌必须得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,把这个东西给你也有条件,那就是帮我找到最后一本妖怪书。”

    拉芙兰泽舔了舔嘴唇,一副期待的模样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最近公司太忙了,享受着996的福报,码字都要写到一两点,真的累

    月末了,求一下推荐票和月票~